土忠:“我终于可以上体育课了”

2016-09-27

藏族女孩土忠是成龙慈善基金会“贫困家庭儿童重症救治”项目近4000个受益人中的一员。这个开朗活泼的女孩是不幸的,患上了先天性脊柱侧弯,面临着瘫痪的危险。同时她又是幸运的,她遇上了一群好心人。因为有成龙慈善基金会的帮助,她现在能够像同龄人一样健康地生活,和朋友们一起上体育课,完成15年来的心愿。

月25日,北京解放军第306医院外科病房里,身穿藏袍的让才用颤抖的双手,向吴继功医生、党群女士献上了代表藏族人最高敬意的金黄色哈达,这位粗犷的藏族汉子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,用他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不断地重复着两个字:“谢谢。”这个简单的动作、这句质朴的话语中,满含的是感恩之情。


在旁边的病床上,躺着的是让才15岁的女儿土忠。土忠从小就患上了严重的脊柱侧弯,面临着瘫痪的危险,因为得到了成龙慈善基金会的捐助,经过两次成功的手术,现在已经基本康复。“是基金会和吴医生救了我女儿的命。如果不是他们,我们全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”内向的让才和妻子特意穿上了节日才穿的藏袍,向帮助了他们的好心人表示感谢。

“把每一分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”


藏族女孩土忠是成龙慈善基金会“贫困家庭儿童重症救治”项目近4000个受益人中的一员。这个项目自2009年启动以来,成为成龙慈善基金会口碑最好的医疗慈善项目。成龙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党群女士告诉《尊耀人生》,这个项目的最大特色就是全额支付病童的住院手术费用,让患病的贫困家庭能够摆脱负担。该项目对于捐款人来说,属于“捐赠款100%用于病童”,这样的资金利用率在所有的慈善基金中也是罕见的。因为基金会的创始人成龙先生自己出资负担基金会日常的开支,包括工作人员的薪水、调研等费用,捐款人的资金只用于病童的救治以及营养补助,而且医疗档案健全完整,甚至连医院的原始发票都会备案,随时备捐赠人查阅或进行持续关怀,令这个项目能够做到公开、透明。“成龙大哥总是说:“大家可以不捐款到我的基金会,但只要有人捐款了,我就有责任把每一分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。”对他来说,每个得到帮助的孩子的微笑,是对他最好的回报。


“像土忠这样的孩子,我们已经帮助了近4000个。同样的资金,这个数量在全国看来是比较少的,因为我们花在每个孩子身上的钱超出了同类型的基金。这个项目会一直追踪病童的情况,不是说一次救助结束之后就完了,因为很多情况下还牵扯到术后的康复等问题,我们希望能够提高救助的质量,让每个被帮助的孩子都能够康复,保证他们的救治和生活质量。”党群女士介绍道。


“在学校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上体育课”

土忠一家来自青海玉树,全家基本靠放牧生活,土忠有位80多岁的奶奶,还有三个姐妹,家庭收入很低。在医院病房,身穿病号服的土忠在第二次手术之后逐渐康复。这个正值花季的藏族女孩留着长长的辫子,肤色黝黑,两颊上有着高原人典型的小雀斑,笑起来很漂亮,富有藏族特色的耳环随着她的笑容一荡一荡。虽然第一次看到记者有些腼腆,但还是能够让人感觉到,这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女。


土忠的普通话比父母都要流利,她在当地蒙藏两族的学校上初中一年级。四五岁的时候,土忠的病才被发现,但是因为当地的医疗条件差,也没有地方能够治疗,所以就一直拖着到现在。直到去年,土忠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“当时已经发展到坐着也疼,站着也疼,饭也吃不下。虽然说上课的时候还可以忍着疼,但是因为这个病,我从来没有跟同学们一起上过体育课,有时候看着同学们可以一起上体育课、一起蹦蹦跳跳地玩,我就特别羡慕,老是想着,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像他们一样就好了,哪怕只有一天。”说到这里,土忠眼睛有些湿润了。


病情随着土忠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重,15岁身高只有130厘米,脊柱变形对神经的压迫让土忠无法入睡,站着和坐着都会带来巨大的疼痛。让才夫妇带着女儿到处寻找可以治疗的医院。青海当地的僧人了解到土忠一家的情况,就跟当地的慈善机构联系,并在网上查到了北京吴继功主任的信息,让才夫妇带着女儿来到北京。


“如果得不到及时救助,肯定会瘫痪”

土忠的主治医师吴继功主任是国内著名的脊柱外科专家,他向我们展示了土忠的脊柱X光片。“土忠入院时候的情况非常严重。她的脊柱呈现一个角状的后突,达到140度的角度。内脏受到严重的压迫,尤其是肺的发育情况基本上等同于3岁的小孩。病人不能进行任何运动,而且很容易得感冒和肺炎,免疫力也很弱。如果继续下去得不到治疗,她在20到30岁左右就会瘫痪,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
“土忠一家人去年10月来医院找到我,三个人只有2000元的生活费。我看到孩子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,再耽误下去会错过治疗的时机,就让他们先住进医院,随后联系到成龙慈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,虽然基金会可用的捐款很有限,但还是因为土忠病情特殊,家里也很贫困,破例为她拨出了专项基金。”吴继功主任告诉我们,一般的脊柱侧弯手术的花费是15~20万左右,土忠的两次手术花费了20万元,其中15万元由成龙慈善基金会支付,另外是社会爱心人士捐助。解放军306医院的医护人员也发起爱心,先后捐助了5000多元的生活费,帮助土忠一家人。


吴继功主任为土忠先后进行了两次手术,都很成功,“经过手术之后,她的脊柱曲度已经从140度降低到了70度左右,基本上不影响正常生活了。”


一次救助改变终身的命运

做完第一次手术之后,土忠一家三口为了减少路途奔波,干脆就借了一张床,在病房住了3个月。在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之下,土忠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马年春节后,吴继功医生为土忠进行了第二次手术。这次手术也非常成功,土忠“长高”了十几厘米,内脏受到压迫的情况也获得了很大的缓解,基本上能和健康人一样生活了。


土忠高兴地说:“吴医生说了,大约再过3个月,我就可以和同学一起上体育课了!”言语之中掩饰不住的喜悦感染着病房里的每个人。


吴继功主任表示,像脊柱侧弯这类的手术在医疗保障完善的国家都是由政府买单,但是在中国还做不到。许多这类疾病的患者一旦耽误治疗就会导致终身瘫痪,无法自理,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,人生会受到很大的打击。但是若能够接受手术,治愈率比较高,后期的康复费用也很低。“脊柱侧弯这类疾病,一旦得到救助,几乎不需要后续的治疗,整个家庭的命运就会逆转。所以说这个领域需要的慈善捐助非常迫切,也特别感谢成龙慈善基金会,他们的救助让很多孩子脱离了病痛,命运得到改变。”


恢复健康和快乐的土忠马上就要和父母离开北京,回到家乡了。她穿着病号服和帮助她的党群秘书长、吴继功主任、护士长一起合影,特别后悔没有带上自己的藏袍。土忠告诉记者,以前自己的理想是做一个医生,去帮助像自已一样的孩子恢复健康。但是现在只要健健康康的,做什么工作都可以,都可以回报社会。“回到学校之后,我会更努力地学习,来报达帮助过我的人。”

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